<rp id="l4eu6"></rp><dd id="l4eu6"><track id="l4eu6"></track></dd>

<em id="l4eu6"></em>

<button id="l4eu6"><object id="l4eu6"></object></button>

<progress id="l4eu6"><big id="l4eu6"></big></progress>
      1. <dd id="l4eu6"></dd>

        路徑:首頁  >  教會  >  正文

        《少年之殤》連載十七:我的哀歌

        編者按:這是一個傷害與被傷害、救贖與被救贖的連載見證故事。他是個九零后,他本該是上天的寵兒,但他的父親慵懶好酒,母親又整天忙的像個陀螺,他還有個嬌縱跋扈的姐姐……

        “窮養兒富養女”是他父母的口頭禪,他和姐姐一起長大了,他姐被養成了刁蠻公主,他卻像個落魄乞丐……終于,早已習慣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將走出校園之際,他一聲不響的實施了“報復”,他留給父母一道難解的謎題,他卻帶著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來尋找答案,但很快他母親找到了耶穌,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繼續為您講述《少年之殤》。

        十七 我的哀歌

        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后有指望。——耶利米書:29章11節

        盡管我早就預知了這一天,甚至這一幕早在我腦中預演了無數遍。可當這一刻真的降臨時,我仍如遭遇了晴天霹靂!

        怎么會是這樣呢?我要給買的衣服還沒買呢,我還在想他會喜歡什么顏色、什么款式呢,他怎么就不再等等我呢,他就這么等不及嘛!我可憐的孩子,你所渴望著的那份愛一天都還沒得到呢,你就這么走了嗎?是啊,有些事是不能等的,一等就錯過了,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再也沒有了!所以我不該怪他等不及,我該怪自己不該遲延!既然我早就知道了會有這么一天,我為什么還要遲延、為什么還是如此難以接受呢?那是我始終都在逃避,我從沒真正相信我那反復出現的預感會成真,并始終都在抱著僥幸心理自欺!主啊,我承認你在這事上并未對我有絲毫的隱瞞,可我還是不能原諒你的殘忍!

        我就這么一片崩潰地想著;我堆在地上的軀體不住地震顫著,嘴上就恍惚地說:“姐,他前幾天不還好好的,他怎么就沒了呢,他是怎么沒的?”而我這話一出口,卻又覺自己是在明知故問似的,好生不是個滋味!

        “哎,誰知道他是為什么呀,他什么也沒說一句話也沒留下,他就自殺了,用繩子把自個吊死了……”姐姐的話語仍是那么淡漠,而她在說什么我又聽到了什么,在我腦中都成了時有時無的一片模糊。我只覺得,我和姐姐就像兩具失了魂的行尸走肉在對話:我們仿佛都喪失了生命的動力,也沒了求生的欲望;我們也只是還殘存一口微弱的呼吸,再不抱任何希望地茍延殘喘著。

        而我們的靈魂又去哪了?仿佛都隨著他那離開肉體的靈魂飄去了天際:我們正在那里遍尋他的蹤跡,一旦看見他,我們要么是把他追回來,要么就與他同去,卻唯獨不能接受這永遠的分離!可那里什么也沒有,有的只是蒼茫茫一片虛無縹緲,而我們的靈魂卻在那里徘徊著不肯回來……可是,不管我們是多么的不甘,又是多么的難以接受,這都已成事實:他已決然地拋下我們獨自離去了,他再也不會回來了,我們再也找不到他了,是我們把他給弄丟了!

        姐姐的心是死了,我的心也死了。可我已經失去他了,我不能再失去姐姐!否則不單是我,就是我們的父母也會活不下去的!所以當務之急是我得回去救姐姐:我得讓她死了的心活過來,我得讓她比以前活得更好,或許這也是他的心愿吧?所以我不能就這么倒下去……“去救姐姐”的信念喚醒了我的理智,于是我就咬緊牙關堅定地說:“姐,你等著我,我這就買票回去。”

        “妹呀,你別回來了,你就是回來也看不見他了。”

        “姐,我知道我看不見他了,我回去是為了你。”

        “大老遠的你就別來回折騰了,我也就是告訴你一聲,你知道了也就行了。”

        “姐,我能不回去嘛,就是為了你我也得回去呀!姐,你什么也別說了,你等著我,一定要等著我!”

        掛了電話,我顫抖著雙手訂到了明早啟程的車票,而后我這才放聲痛哭了起來。

        我痛心疾首地哭著、抓狂又不甘地哭著、崩潰又怨憤地哭著……直到我瞥見了眼前的筆和一張白色的硬紙殼,我就撲上前去抄起筆來寫道:

        我的少年啊!你為何如此的狠心,竟獨自離去!
        我的少年人啊!你為何如此的不孝,竟讓白發人送你這黑發人!
        我的少年人啊!你為何如此的狠心,竟因自己一時的困惑走上了不歸路,竟把這所有的傷痛都留給了愛你的人!
        我的少年啊,你為何如此的狠心!生身父母愛你如心肝,雖沒能給你最好的生活,但給了你最真的愛,撫養了你二十余年,二十余年啊!你竟未留只言片語,說走就走了!
        我的少年人啊,我的少年人!你真的好狠心,好狠心!原以為你是那最孝順、最懂事的好兒郎,卻不想你狠心到摘掉了父母的心肝!

        隨著我的奮筆疾書,我的淚雙雙對對滴在紙上,濺出了一朵朵水墨交融的淚花;我看著在紙上迂回著的淚水,忽的又不知自己這是在做什么:這都什么時候了,我怎么還有心情寫這些呢?是為了祭奠他的離去嗎?可我分明是恨他的,我恨他的絕情、恨他這極端的自私,他又有什么值得祭奠的呢?那是為了天下所有的少年嗎……或許,這只是我一個人的哀歌!

        那時,我并不是很明白,但現在我確信:那就是為天下所有和他一樣感到困惑、一樣感到痛苦絕望、但尚且活著的少年們而寫的;那是神,是愛你們的親人、亦是像我這樣的陌生人,對你們泣血的呼喚!愿他的死能夠成為一記警鐘,愿人人都能引以為戒,并時刻去關愛、去珍惜身邊的人;愿那正在尋求死路的少年人,都能從中看到親者的愛與痛,如果你還沒有自私到那種地步,就請珍惜生命、就請珍愛愛你和你愛的人!

        我寫完這些后猶疑了片刻,就將紙筆一丟便又哀哭了起來。

        原來我與他在地鐵站那揮手一別,真就成了永遠;原來那一刻,他真把我的心扯去了一塊……我的主啊,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們,為什么!你不是應許過我,你加給我們的必不超過我們所能承當的嗎?可這事你讓我們如何承當的住啊!主啊,求你把我的外甥還給我吧,主啊,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你把他還給我,還給我……我在地上打著滾的哭著、求著;又是薅頭發又是敲腦袋的發狂著。可是,任憑我如何撒潑打滾,又是怎樣的千呼萬喚,我也沒能得到主的回應。

        直至深夜,精疲力竭的我跪坐在窗前,我呆呆地望著那茫茫夜色,卻是再也哭不動、再也無淚可流了;而我也已是心如死灰,再不向主求了。因為我也知道:就是神想把他還給我也是不可能的了,因為他的身體早已化作了一捧灰,一捧灰白色的、再也沒有了一絲生命的灰!

        我昏昏沉沉地睡著了。當我緩緩睜開雙眼時,我真希望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噩夢,并且我現在依舊是在夢里,而我的外甥還好好的活著!于是,我就猶猶豫豫地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臂,而那一絲的疼痛又在告訴我:這一切都是真的。

        這一刻,我再度崩潰了,我絕望地冷笑著,想這是多么的諷刺啊?虧我還天天想著怎么救別人呢,我還整天勸別人家孩子不要自殺呢,可我們的孩子卻這樣沒了?這讓我情可以堪啊!撒但,你就可勁地笑吧,就連我自己都覺得我就是這世上的笑柄,又何況是你呢?主啊,讓我成為這笑柄的不正是你嗎?撒但說錯了嗎?我就連自己孩子都救不了,別人的死活又與我何干?我看你還不如讓我死的好……主啊,我并不想恨你,可我真的無法原諒你!

        就像主之前預示我的那樣,我失喪地跌倒了,并將我所以的不滿和怨恨,都無禮地發泄在了一向愛我的主身上。因我已被滿腔的悲憤沖昏了頭,我也忘記了那個夢和主的叮嚀;因我心生恨意之時,我的心就已倒向了撒但,并覺撒但說的有理,反倒怨恨起主來,甚至恨不得與這世界一同毀滅才好。

        無盡的掙扎過后,我草草收拾了下東西,就神情恍惚地奔向了車站。

        今天的天氣陰嗒嗒的,而后這一路所經之處、這從南到北的天空,不是陰沉沉的就是細雨淋漓,就連一縷透過云層的陽光也不曾有:這就跟我這一路上的心情一樣。

        我幾度站在車窗前,也曾對著陰郁的蒼穹問:蒼天啊,你也在為他哀傷嗎?又對著細雨問:細雨啊,你也在為他哭泣嗎?盡管蒼天沉默不語,但我能感受得到:神的確在悲傷流淚,但卻不是單單為他,那是為所有青春生命的隕落;是為我們這些執著于愚昧里,而又難以自拔的人;那是在為我們的苦而苦,是在為我們的悲而悲:因為他是我們的天父,不管我們認不認他,他卻始終認我們、愛我們!

        (未完待續)

        注:本文為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觀點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福音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各位讀者留言評論交流!

        相關新聞

        《少年之殤》連載十六:血紅十字架

        十六:血紅十字架?耶穌轉過來,對彼得說:“撒但,退我后邊去吧!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于是,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馬太福音:16章23—24節主啊,我真不知自己何以配得你如此的眷顧!因為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在日思夜想,只為得見你的面,但他們求見卻不得見,哪怕只是在夢里。所以主啊,我真是感謝你對我這等的厚愛!主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福音時報”的文章版權歸福音時報所有。未經福音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于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臺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tougao@fuyinshidai.com)、電話(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權聲明)”

        不容錯過

        返回頂部
        小仙女屋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