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l4eu6"></rp><dd id="l4eu6"><track id="l4eu6"></track></dd>

<em id="l4eu6"></em>

<button id="l4eu6"><object id="l4eu6"></object></button>

<progress id="l4eu6"><big id="l4eu6"></big></progress>
      1. <dd id="l4eu6"></dd>

        路徑:首頁  >  教會  >  正文

        Nada te turbe——記一位鄉村女基督徒的生命見證

        Nada te turbe——記一位鄉村女基督徒的生命見證

        法國泰澤音樂中有一首靈修歌曲,名為“Nada te turbe”,譯為漢語就是“無憂曲”。歌詞取自于一位十六世紀的羅馬天主教修女,名叫阿維拉的特蕾莎(Teresa of Avila,1515-1582)。全部歌詞以及大意就是:

        Nada te turbe,

        nada te espante;

        Quien a Dios tiene

        nada le falta.

        Nada te turbe,

        nada  te espante.

        Solo Dios basta

        萬事不再憂慮,

        萬事不再懼怕;

        有主同在

        一無所缺。

        萬事不再憂慮,

        萬事不再害怕。

        唯主足夠。

        經過法國作曲家Jacques Berthier (1923-1994)譜曲后,這首泰澤社團靈修歌曲以舒緩而悠揚的旋律傳遞出這樣一種人生哲理:在今世的此岸,更不用說在來生,惟獨主可以滿足人的心靈,惟獨主可以滿足心靈的一切所需。

        這是歌詞和歌曲。這也是那位近五百年前法國修女的心路箴言。

        1.jpg

        島子:幽微的絮語 紙本水墨 140x70cm 2013年

        如我一樣的凡夫俗子,是否可以真的在今世見到一位如同歌曲所詠唱的那樣的人?——他或她惟獨依靠主,從來都不憂慮,也不害怕?有主的同在,就從來一無所缺?

        真的,我見到過一位中國鄉村女基督徒以自己一生的信仰見證了這樣的圣經真理。

        她是文盲,因為家境貧寒沒有讀過一天的書,但是在1960年代被作為知識青年下放到農村,并與當地農民建立家庭,真正扎根在廣闊天地。

        她直至去世都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農婦,以操持家務、侍弄菜園家禽、種地除草為職業。在長年的長江江北大圍生活中,除了貧窮以及辛苦的農活之外,她身上所擁有的最多的恐怕就非疾病莫屬。雖然中年后借助改革開放,同樣勤勞的丈夫讓貧窮遠離了她,但是疾病并非那么容易驅趕。自少女時代到晚年,她疾病纏身,一生的大疾小病不斷——剖腹產,子宮肌瘤,風濕性關節炎,高血壓、胃潰瘍……

        她早年喪失長子,落水而去的幼子幾乎讓她瘋癲。

        她一生沒有給自己積攢一分錢,沒有朝九晚五地賺一點薪水,也沒有肩挑手推上街擺攤賣菜蔬雞蛋換點零錢補貼家用,布手帕中一層一層包裹的錢,年輕時來自丈夫,年老時來自自己頭生子溺亡后所生的一兒一女。

        但是,但是,正是她的信心翻轉了她的人生,使她沒有像有過同樣經歷的尋常人那樣愁苦和煩惱——

        她能憑借聽讀圣經來識字,并且最終可以自己閱讀整本圣經,甚至圣經之外的圣經上的字詞她也認出來。

        她到老年渾身病痛,但是只要能夠爬起來,就從來不落下主日崇拜,只要還能動起來,就從來不落下每日的讀經禱告、禁食唱詩,甚至臥床不起,也會默背經文、哼唱贊美詩。

        她到中年才艱難甚至是冒著生命危險生下一子一女,并將此完全歸于神。

        她將自己得到的每一分錢,都樂于與人分享,除了必不可少的生活必需品——一杯水,一口飯和一點藥品,見到有需要的,就不留下一分錢、一杯水、一口飯給自己。

        她幾乎每天都在閱讀圣經、禱告、唱贊美詩中獲得無窮的屬靈力量:她愛人如己,發自內心地愛人如己;她喜樂,她把這種喜樂帶給所有在她周圍的人,與她相遇的人;她愿意與所有的人和睦相處,哪怕是仇視基督的人,她也愿意為他做飯洗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她忍耐到底,一旦抓住主,就時刻不放棄,無論自己的境遇如何;她將生活中的一切的眼淚、痛苦、不信、誤解和仇恨都在喜樂中化作歡笑和恩慈;她溫柔細語,從來沒有惡言惡語,從來沒有兇巴巴、苦巴巴的言辭;她少言多行,言必成就他人,行必助于他人;她把自己當作一棵高度有限但溫度無限的蠟燭,將從神那里支取的溫度溫暖周圍的黑暗和寒冷,不論在街道鄉村還是在家中田舍,哪怕被黑暗與寒冷拒絕與嘲笑。

        2.jpg 

        島子:七天使 紙本水墨 146x346cm 2013年

        她的大姐也就是我的母親說,在生我時難產,尚未出嫁的她剛剛好到我家來看望我母親,一路狂奔來回十多里地找到接生婆,一場大難得以避免。

        這是我從母親口中聽到的故事,我自己與她的交往要晚一些:

        在我少年時,她每隔幾天早晨坐船到我們這邊岸上買菜,每次都在買好菜后,到我家給我一點驚喜:一塊紅薯,熱熱的,用布手帕包好,是我最愛的零食,也是從她自己以及孩子口中摳出的生命必需品,更是在物資匱乏的年代難以得到的禮物;春節時,她一定要家人親自到我家請我去她家過年,每次都吃到她分到的村水塘里的新鮮魚蝦,還有她一定將家中最珍貴的零食給我裝滿一個口袋,有時是蜜糖,有時是炒花生,有時是上海的大白兔或孫悟空奶糖——那個年代絕對的稀罕物,也是她用心收藏而寧愿讓自己的孩子少吃一口的貴重物;

        到了高中,學習資料匱乏,也沒有錢買,她就偷偷塞給我一毛、五毛錢,我知道這是她節省下來的菜錢。

        等到我離開故鄉,與她相別20年后,年近半百時腰突一場,年近古來稀的她得知情況后,切切為我禱告、禁食,請她女兒女婿開車到茫茫人海的大都市來看我。

        她進門的瞬間,我見到的她滿頭銀發,滿面紅光,精神矍鑠。我難以相信她從頭到腳都是痛,因為她的風濕性關節炎在寒冷而潮濕的海邊城市冬日會愈加嚴重。

        她落座后就從布袋中拿出布手帕說,我給你帶了桂圓來,你吃吧,我從老家出門前買的。——我當場差點淚奔,她還是將我當作那個少不更事的孩子。

        我趕緊讓她休息,自己躲到衛生間看到鏡子中的我淚如雨下。

        ——這真的是少年我遇到的那個她。在她面前,我還是那個病病殃殃害羞靦腆的男孩子,喜歡她的紅薯、花生和奶糖。病痛中的我能深深體會到她這一路有多么艱苦有多么痛苦,但是,她從來都是喜氣洋洋的,從里到外地笑哈哈;從來都是給予,從心到行地給予。

        晚飯后,她坐在我的床邊,我躺在床上問她一個問題:“我見到的人,若說受苦,恐怕沒有哪個有你多;我見到的人,若說痛苦,恐怕也沒有哪個人不比你輕。但是,你為什么從來都那么樂呵呵的?我記憶中的你都是笑呵呵的?”

        “我沒有文化;我說的話你別介意。我向神求,我的一切都給神了,神也把他自己給我了;我有神,所以我就喜樂。我的痛苦都給神了,神能夠承擔。年輕時候,第一個兒子落水淹死了,他比你小幾歲。我痛苦,但是神在禱告中應允我一兒一女;我就相信,我就喜樂。我貧窮,但是神賜給我一個勤快健康顧家的丈夫,就是你的姨父,我就不缺吃喝的,有吃有喝就滿足了;我大病不斷,也都闖過來了,神既然不接我走,我就用喜樂來給他作見證。我渾身都痛,但是我喜樂。我也有軟弱的時候,我對付軟弱的辦法就是拼命地喜樂,一個勁地喜樂,邊痛邊喜樂,邊哭邊喜樂。圣經上說,喜樂是良藥。有了神,我就什么也不缺乏,就滿足了,就足夠足夠了。”她,真正的鶴發與童顏,在2013年春節的寒夜這樣安慰我。

        第二天,我繼續躺在床上。她在另外一間臥室為我禁食禱告一天。我勸她不可這樣,但是她滿心歡喜地說,憑信心,神一定保守;第三天,她堅持自己坐動車回去,不麻煩自己的女兒女婿用車送她回家。  

        臨行前,我送給她一千元錢,是孝敬的錢。我知道她來回一趟破費不少,也真心希望她自己買點補品營養自己的身體。她反復推辭,后來爽快地接受了。

        2014年的冬天來臨,她委托親戚在山區給我買上一千元散養的烏雞和烏雞蛋,說是給我補養身體。

        散養的烏雞湯,味道鮮美;烏雞蛋的蛋黃金黃色的,可口無比。當我用一個月的時間,在三九寒天中吃掉一個又一個雞蛋、一塊又一塊雞肉,喝掉一碗又一碗雞湯,我知道她的祝福、代禱和愛心在我困苦的日子里面帶給我的是靈魂的滋養。

        3.jpg

        島子:安慰之歌 紙本水墨設色  367x145cm  2013年

        我講這個凡人瑣事只是想以個案證明,世上的的確確有在信心中大得心靈滿足的人。

        她在心靈滿足中大得無限喜樂,不僅自己喜樂,也將這種白白得來的喜樂良藥無私地送給所有自己認識和不認識的人。

        她以基督中的一生證明自己就是一位一無所有的“七無”女子:沒有文化,沒有健康,沒有長子,沒有財富,沒有權力,沒有地位。世人眼中應當有的一切福氣,她都沒有,反而飽經人生的患難與痛苦。但是,她這樣的一生又證明自己是一位一無所缺、無所不有的女子,依靠三一神的恩典,憑借對作為真理與信實的三一神的絕對與唯一的信賴,得到并行出、活出圣靈九果——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拉太書5:22-23)。

        她是神在永恒中揀選了就不撇棄的女子。在世人的一無所有中,神給她的是特別的賞賜:

        她通過聽讀圣經而通讀整本66卷圣經;

        在極度貧困與渾身病痛中,神恩賜她在地上有七十個三百六十五日的年歲;

        在長子溺水而亡之后,神賜給她另外一個兒子,加添她一個女兒;

        神借助別人將微薄的財富賜給她,她反而倒空地上的財富,樂意將自己最后的一分錢、一杯水、一碗飯分給別人,以得積蓄天國財寶為樂;

        她愿意為一切身邊的人、一切遇到的人舍己,在地上無差別地服侍自己的鄰舍:貧窮的,失喪的,孤寡的,眼瞎的,瘸腿的,凡是她遇見的,她都去服侍,都去舍己,以這種完全、無差別的方式給出自己,見證神的靈運行在地上如同在天上,以舍己的愛勝過地上一切的紛爭、嫉妒、冷漠、自私,以荊棘的冠冕為至上的榮耀,借此將神的能力通過卑微的村婦而顯明在遍地獅子吼叫的叢林世界;

        這個世界上苦難太多,她以自己的眼淚以及她為別人流下的眼淚稀釋苦難,從來不祈求神以神跡讓苦難轉瞬即逝,反而是用眼淚、陪伴、禱告、禁食來抵擋苦難,也與苦難為伴,與苦難為友;

        苦水中掙扎的她,從來不求神除去苦難,因為她認為那是神的事情,反而祈求神允許她在更多的苦難中可以更多地舍己,祈求神在苦難中恩賜更多的喜樂。

        歲月與疾病固然會摧毀人肉身的榮美,但是基督的榮美讓她臉上反射出天國的光澤,見到人無不稱奇。

        她的靈修法寶是:與她遇到的每個你在一起,將自己盡其所能、盡其所有地給你;在你身后,為你日夜禱告、日夜禁食;只要有一口氣,就要把自己白白領受到的喜樂活在眾人面前以及眾人背后。

        她就是我的二姨(1950-2019),一個無憂的女子。

        她就是我的二姨,一個向神討喜樂也討神喜樂的神的婢女。

        4_副本.jpg

        2019年8月23日于北京昌平

        (注:作者現為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相關新聞

        瞎眼之人如何為主作見證?

        主耶穌在世傳福音時,醫治了好多的病人,其中有一個就是生來瞎眼的人。非常不幸,這個人的眼睛從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是瞎的,看不見任何東西,長大后,也沒辦法自食其力,需要別人的幫補才能勉強度日。可能更為不幸的不是他的眼瞎,而是他要為此受到別人的議論甚至可能是歧視,就連當時的門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福音時報”的文章版權歸福音時報所有。未經福音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于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臺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tougao@fuyinshidai.com)、電話(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權聲明)”

        Nada te turbe——記一位鄉村女基督徒的生命見證

        不容錯過

        返回頂部
        小仙女屋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