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88cmm"><ol id="88cmm"></ol></label>
  • <code id="88cmm"><ol id="88cmm"></ol></code>
  • <var id="88cmm"></var>

    1. <table id="88cmm"></table>

          路徑:首頁  >  人物故事  >  正文

          筑夢老人川崎廣人

          1/4
          • 川崎廣人年過七十還在河南當農民,那顆心比什么花都美!

            川崎廣人年過七十還在河南當農民,那顆心比什么花都美!

          我住北京多年,早就發現鄉村少有蝸牛、蚯蚓了,臺灣風城娘家門口野山溝也少見蝌蚪及小泥鰍了,真正原因是過度城市化后過多使用化肥與農藥。環境惡化與退化早已讓我們得癌病變愈來愈多,得病年齡愈來愈低,這絕對是“要命”的問題!

          那天出發團契參加活動,認識一來自河南的日本貴賓——年逾70的農業老師川崎廣人。出發前即聽說他口嘗大蔥即知是堆肥或化肥種植的,因此我天真地帶了一截大蔥放在背包里。

          日本老人遠到中國大陸農村,并不斷培訓、出書、座談、下地創研“堆肥”。因為人類,環境變了,土地壞了。我們認識了,從川崎廣人暢談農業技術認識他的堆肥傳道之旅,一切感謝神。

          出生鹿兒島的川崎老師,初中時代就開始出去打工,后來也都靠自己讀大學與碩士,當年獲日本的海外留學金可以去美國,但他選擇去印尼,曾在日本消費者合作社一作就達35年,從農村到都市的體驗實踐川崎親身擁有。那股精神,正像經文:“我的教訓要淋漓如雨。我的言語要滴落如露,如細雨降在嫩草上,如甘霖降在菜蔬中。”(申32:2)

          中國GDP排行榜顯示,近年來山東與河南始終是北方前兩大省。川崎那年先到山東青島農業大學工作一年,可惜他發覺中國的食品安全堪憂,最可怕的是他有心提醒教授們但都不獲重視甚至他們一點也不關心,農村堆肥栽培技術更是落后;川崎重返日本加強研究“堆肥”,因為他準備還要再來中國大陸,于是他更致力于循環農業,提倡堆肥和堆肥栽培,做安全、健康、好吃的農產品。生活里不乏沮喪、孤獨、無解,川崎始終沒放棄,那追求就像:“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林前15:58)

          2013年川崎重新啟航。當年已經67歲的川崎隨身帶著40公斤的行李和計算機,終于到了河南農村,那里土地遼闊,農場主的經營模式與老師投緣,處于精疲力竭的川崎不想再挪步,決定駐扎小劉固村,甚至創立“綠之源合作社”,他準備認真地在中國農村發揚光大“堆肥栽培”。

          那天與老人談話,聽得出年逾七十日本老專家的無限期許:“中國的氣候干燥,不像日本多雨,所以更適合農業堆肥制造與栽培,好的堆肥土壤需要強化并增加微生物,不但減少病蟲害,還可以強化土壤,即使堆肥使用豬糞牛糞雞糞,在農村也可以做到沒有惡臭,同步做好環境與衛生的進步。”

          “使用堆肥和化肥的果蔬,它的產量和甜度都不同,日本迷你蕃茄甜度是6,每畝產量6噸以上;中國的蕃茄甜度1-2度,每畝才1-2噸;如今我在小劉固村的甜度是6-8度,每畝6噸,已經是中國第一位!我們2020年的目標是甜度14,產量15噸!”從他表情看得出日本老人不是開玩笑的。他還說:“對畜禽人糞便簡單處理辦法很多專家都不支付錢,所以我制作堆肥,以產出無農藥無化肥產品銷售持續研究。”

          老人一直很認真,談話中才知日本老年人自殺率居高不下,而他幾次告訴筆者他的虔信:“只要能工作,對社會仍有貢獻,在地球哪里都不重要;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年過七十還在河南當農民,神會幫助我。”聊天現場的圣歌正是《輕輕聽》:“……輕輕聽,祂在輕輕聽,我的牧人認得我聲音。你是大牧者,生命的主宰,我一生只聽隨主聲音……”

          記得我隨身一小截大蔥,就為了請農業專家評定;川崎老師把大蔥一番咀嚼很篤定:

          “它是用化肥的大蔥,蔥心很辣也苦,外層沒問題,若要回避致癌因素就別吃蔥心!”

          “早就發現蚯蚓、老鼠都不多了,春天的花也不開得不像從前了,都是人類過度使用化肥了。其實1970年左右日本的領導人已學習消費合作社的內容,學習使用超市,也相信食品是安全也是好吃的,因為日本的堆肥技術被重視,即使如此,日本目前得癌的比率仍高達3-4%。”

          專家語重心長,他不是要引人發慌,而是想引起反思,為了引進日本的先進技術多次去日本實地考察,投資目的是為了建立技術培訓基地;他在辦公室寫張貼紙:“實事求是:我們需要正視事實的勇氣,不僅忍耐,而且為了解決困難;寫出分析煩惱的本質原因。——川崎廣人”

          喝茶閑聊又知,日本許多老人多抱持著想為二戰時自己國家曾在侵略造成的戰爭破壞做彌補,因為那是人類共同的問題。他娓娓道來,我聽得肅然起敬。這位日本老人始終讓我尊敬,他既想知新又想溫故,他就像筑夢者。

          我在城區采訪川崎今在郊區完稿……此時夏雨如箭,生活的美在感知、冒險與尋找,農業筑夢人讓人反省要積極愛護土地,不要讓我們的未來枯竭,人類再不好好珍惜環境,受苦的人還是我們自己。 

          注:本文為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觀點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福音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各位讀者留言評論交流!

          相關新聞

          傈僳人的使女

          楊宓貴靈是愛爾蘭裔加拿大人,生于基督教家庭。1922年21歲的姑娘大學畢業了,在某小學教了兩年書后參加一個夏令營,那晚在一個林蔭湖畔歡樂…姑娘魯莽地闖回明亮客廳取東西看到一高挑但微禿的男士靜坐,她猜是個老單身漢,取了東西便回到外頭樹香彌漫的快樂露天會所。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福音時報”的文章版權歸福音時報所有。未經福音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于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臺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tougao@fuyinshidai.com)、電話(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權聲明)”

          TOP
          小仙女屋导航